奇葩重現異彩--記劉國鼎的

  

  江蘇如皋的一座縣城里,高高地矗立著一座鐘樓,鐘樓上有一座大鐘,已整整地停擺了30多年。這只鐘與鐘樓是1929年為紀念孫中山先生的靈柩由北平遷往南京(奉安大典)建成的,具有歷史紀念意義和文物價值。而此鐘停擺30多年后又被修復,多虧了江蘇海安縣的"南京鐘"制作者--能工巧匠劉云卿的哲嗣、上海"南京鐘"藏館的主人、著名南京鐘收藏家劉國鼎先生。他為了修復此鐘,與其弟劉國宣整整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現在這只大鐘又走行20多個年頭了,每當空中響起清脆悅耳的鐘聲時,人們就會想起這位修鐘人--劉國鼎先生。

  劉國鼎"南京鐘鑒賞家和修造的能工巧匠"。所謂"南京鐘",是區別于洋鐘為我們中國人自己制造的鐘,所以又叫做"本鐘"。"南京鐘"用手工制成,用料很講究。機座多為紅木、花梨木,且精工細作;面板多用玻璃插入,機身像屏風般插入機座,所以人們又稱之為"插屏鐘"。由于制作者多為江蘇一帶的工匠,因而也稱"蘇鐘",和北京的"御用鐘",廣州的"廣鐘"是一個體系,均是手工制作的。它的造型古樸典雅,美觀大方,且有漢族民俗的特色,如"五幅捧壽","葫蘆藤"、"暗八仙"、"二龍戲珠"、"八仙閣"等等。"南京鐘"除使用價值外,又具有文物價值和藝術價值,為我國的造鐘史和鐘表發展史譜寫了一曲燦爛的篇章。1905年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南京鐘"曾獲得過銀質獎,國外早就有人收藏,并把它視作中國特定歷史時期的文物。

  "南京鐘"較洋鐘的氣派大,由于其工藝的要求高,成鐘的速度慢,成本又高,因而不能大批生產。抗日戰爭爆發后,"南京鐘"幾乎全部停產,存世有限,所以成了中外收藏家的寵物,常常以擁有一只"南京鐘"而自豪。

  劉國鼎先生是江蘇海安人,少年時代即受其父的影響,擺弄鐘表多年,從此與鐘表結下了不解之緣。稍后又常為鄉親們義務修理鐘表,在鄉間讀書時曾將學校停擺的惟一一座鐘修復,受到師生們的稱贊。此后幾十年他一直與鐘打交道,而且特別鐘情于"南京鐘"的制作。


加號三鈴報刻鐘

二號細雕報刻鐘

  "文革"之初大破"四舊",而他的收藏活動恰恰始于此時。他是上海某廠一職工子弟小學的校長,也被當作"當權派"靠邊站了。一天下午經過一個僻靜的弄堂日,眼睛突然一亮,只見一個老銅匠正在敲擊一座"南京鐘",準備把它丟入火爐化銅。這不是糟蹋我國民間工匠的藝術品么!于是他搶上前去阻止,商量價錢買了下來,爾后悄悄地把"南京鐘"秘藏在家中。在那個人所共知的年代里,他既怕人家說他窩藏"封資修",更怕不懂事的造反派砸了它,所以不敢泄露一點風聲。這只"南京鐘"便成了他第一件真正意義上的收藏品。

  數年后,有一次他回家鄉探望親友,發現不少人家的"南京鐘"都不走了,丟棄在角落里,既無用又占地方,于是他來到家鄉海安、如皋、如東一帶,不辭辛勞地串街走巷收購"南京鐘",然后修復這些停擺多年甚至報廢的老物件,使它們恢復了青春,現在這些鐘已成為中外收藏家所青睞的具有華夏民族特色的藏品。為了搶救"南京鐘",又為了搶修這些"南京鐘",他在微薄的薪水中節衣縮食,含辛茹苦,付出了相當的犧牲和心血。

二號明式鐘

圓頭鐘

  經過30多年鍥而不舍,現在劉國鼎已經收藏了各個不同時期、不同產地的"南京鐘"70多座,小者可以一掌把握,大者猶如立櫥。其中如象牙嵌

  
校园激情 校园丁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