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頁 共803

“浮世繪貓之世界”:大阪歷博演繹妖貓、睡貓、招財貓

時間:2019-7-22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江戶時期的貓常常被當作浮世繪的題材,最初是在美人畫的角落里作為美人的可愛寵物而登場, 后來被畫家擬人化,成為役者畫、玩具畫等的創作對象,澎湃新聞獲悉,日本大阪歷史博物館即將舉辦“國芳、廣重、國貞、豐國、英泉……江戶、明治時期浮世繪畫師們筆下的浮世繪貓之世界展”,月岡芳年的《招財貓》、河鍋曉齋的《妖貓》、歌川廣重戲仿街頭賣藝者的貓,乃至目前僅有一件存世的珍貴浮世繪畫作——歌川國芳《流行貓戲》都將一一走進觀眾視線。

  無論古今中外,貓始終是與人類關系最親近的動物之一。貓被人由大陸帶回日本列島,最初是出于除鼠的目的,到了江戶時代,很多人將貓當作寵物飼養,神態多樣、行動自由自在的貓深入日常生活,廣受庶民喜愛。江戶時期的貓常常被當作浮世繪的題材,最初是在美人畫的角落里作為美人的可愛寵物而登場, 后來被畫家擬人化,成為役者畫(描繪歌舞伎演員的浮世繪,多以描繪面部神態為主)、玩具畫的創作對象,有時也以妖貓形象出現在畫中,令人毛骨悚然。大阪歷史博物館于7月27日至9月8日舉辦“國芳、廣重、國貞、豐國、英泉……江戶、明治時期浮世繪畫師們筆下的浮世繪貓之世界展”,集中展出江戶末期至明治時期以“貓”為題材的浮世繪畫作,帶領觀眾進入生動幽默而又富有情趣的浮世繪貓之世界。

  歌川國芳(1798-1861)是江戶末期最具代表性的浮世繪畫家之一。他的畫作充滿了奇思妙想,構圖顯示出扎實的功底而又具有創新性,創作了許多不局限于浮世繪框架的、富有魅力而廣受好評的畫作。

  

《歌川國芳自畫像》

  國芳是地道的江戶男兒,也是浮世繪畫師中的一位愛貓家。據說他家中常常養著十多只貓,甚至會懷抱著貓進行創作。國芳會將不幸死去的貓安葬于回向院(位于今東京都墨田區兩國的佛教寺院),在家中設置貓的佛壇,供奉寫有亡貓法名的牌位,他的自畫像也洋溢著愛貓之情。國芳能夠十分敏銳地觀察到貓的動作,也有很多將貓加以擬人化的作品。

  

歌川國芳 《驅鼠貓》

  《驅鼠貓》描繪了頗有氣勢地弓起身軀、似乎隨時準備一躍而起捕捉老鼠的花貓,據說這是一幅貼在家中會令老鼠恐懼不敢出現的有魔力的圖畫。“貓之假名文字”系列利用各種毛色、姿態的貓組合成意為“鯰魚”、“鰻魚”、“河豚”、“章魚”等魚類名稱的日文假名文字,富有幽默情趣。

  

歌川國芳 “貓之假名文字”系列之《鯰魚》

  

歌川國芳 “貓之假名文字”系列之《河豚》

  《貓之練習》以江戶后期男子間學習“凈琉璃”(一種日本傳統曲藝,彈奏三弦演唱詞曲并配合以操縱人偶的演出)的風潮為背景,描繪了化為人形的三只貓練習演出凈琉璃的情景,畫面右側是一位女性三弦師傅,正在教導左側兩名男子。

  

歌川國芳《貓之練習》

  同樣將貓擬人化的作品還有《流行貓戲》、《流行貓之球戲》等,前者是目前僅有一件存世的珍貴浮世繪畫作,后者則描繪了宴席之間貓變化而成的賓客、幫閑眾人耍弄手球的各種姿態。國芳的美人畫中也從不缺少貓的身影。

  

歌川國芳《流行貓戲》

  

歌川國芳《流行貓之球戲》

  “艷姿十六女仙”以畫面右上方的人物為題,《初平》、《豐干禪師》等畫中貓在美人腳邊或安臥或弓身作嚎叫狀,《蝦蟇》中的貓則依偎在美人脖頸處享受著愛撫。《見立桃燈藏 三段目》中,女子收到隨信寄來的魚,將魚放在盤中犒勞花貓,貓舉足前行的姿態十分生動。

  

歌川國芳 “艷姿十六女仙”系列之《蝦蟇》

  

歌川國芳《見立桃燈藏 三段目》

  國芳描繪貓的創意和熱情也被其弟子們繼承了下來。擅長描繪陰冷殘酷血腥場景、深受江戶川亂步和三島由紀夫喜愛的月岡芳年(1839-1892)也有描繪美人和貓的溫情一面。

  

月岡芳年《古今比賣鑒 薄云》

  《古今比賣鑒 薄云》以元祿年間(1688-1704)的著名妓女“薄云”為原型,傳說中其人非常愛貓,招財貓的發祥也與薄云有關。畫面中的薄云將愛貓懷抱在手腕中,臉上浮現出親昵與憐愛的神情,她的和服外褂上繪有貓的花紋,頭上發簪也由微型招財貓裝飾而成。

  

月岡芳年《貓鼠合戰》之一

  《貓鼠合戰》是共有六幅錦繪組成的系列畫作,貓鼠雙方都被擬作人形,仿佛戰國時期的軍隊一般彼此抗衡,其中也有貓中了老鼠的圈套而頭套紙袋迷失方向這樣的幽默場面。

  

落合芳幾《當世見立忠臣藏》

  落合芳幾(1833-1904)《當世見立忠臣藏》是將歌舞伎著名劇目《假名手本忠臣藏》的登場人物畫作貓形的大幅錦繪,貓們橫眉立目,做出歌舞伎演員一般的定格神情,滑稽中又流露出一絲莊重之感。

  

歌川芳藤《小貓聚合成大貓》

  歌川芳藤(1828-1887)《小貓聚合成大貓》類似國芳的“貓之假名文字”系列,描繪了十九只姿態各異的小貓,并由此組合形成一只大貓。

  歌川廣重(1797-1858)以風景畫著名,其畫作流傳至歐洲,對19世紀后半期起于法國的印象派產生影響,并成為歐洲“日本主義”風潮盛行的重要原因。廣重的名作“名所江戶百景”系列畫作中的《淺草田浦酉之町詣》描繪了一只從吉原妓女化妝室窗邊眺望遠方的白貓。室內裝潢華麗,榻榻米上散亂著發簪,窗外則是一望無際的田野,遠方富士山周遭縈繞著紅色的霞光,貓弓成圓形的身體和寥寥數筆勾勒出的側面神態中蘊含著寂寞的哀愁。

  

歌川廣重《淺草田浦酉之町詣》

  《貓之化妝》中的貓仿佛藝伎一般赤裸上身涂抹胭脂和白粉,慵懶的姿態中流露出無限風情。

  

歌川廣重《貓之化妝》

  《鰹魚干高低樁上的貓》戲仿描繪街頭賣藝場景的“見世物畫”,不過其中的道具高低樁變成了貓喜愛的吃食鰹魚干,演出的主角貓輕盈地奔走于鰹魚干之上,兩側也有同類叫好助興。這幅小品畫采用三角構型,用色鮮艷活潑,描繪的人形貓動作也很生動。

  

歌川廣重《鰹魚干高低樁上的貓》

  歌川國貞(1786-1865)的《新板風流相生盡?卯春》中,戴著飾有鈴鐺的紅色項圈的花貓依偎著女子的臉龐,仿佛想要留下自己的氣息一般,人與貓的關系如同右上角畫中的竹子一般,從同一根部生長出切割不斷的兩枝,這也正是“相生”一詞的含義。

  

歌川國貞《新板風流相生盡?卯春》

  《當世美女吾妻風景》表現了江戶(“吾妻”發音同“東”,此處指江戶,即今東京)淺草的冬季風俗,女子正準備生火制作火缽以取暖,她抱在懷中的貓或許也有取暖的效果。

  

歌川國貞《當世美女吾妻風景》

  歌川豐國(1769-1825)《美人戲貓》采用了浮世繪式的人物造型,而背景中的花枝、描繪貓的筆法則近于宋代的院體花鳥畫,巧妙地結合了兩種繪畫形式。

  

歌川豐國《美人戲貓》

  河鍋曉齋(1831-1889)自號“畫鬼”,創作有大量諷刺畫,甚至在明治初年因此被投入監獄。他在繼承狩野派畫風的基礎上,廣泛吸取其他畫派的筆法,形成了超群的寫生能力。他筆下的貓大多擔任畫作的主角,如《妖貓》描繪了身材巨大、突然出現在草叢中的貓,雖然面相并不兇惡,卻還是嚇得兩個孩童抱頭鼠竄。


河鍋曉齋《妖貓》

  《睡貓》的貓閉目安眠、神態一片祥和,精細描寫貓的皮毛和身體肉感的筆觸則與《妖貓》相一致。

  《家貓捕鼠》中幾乎占據整個畫面的大貓,仿佛是從《妖貓》中一躍而出迎面而來,口中的獵物顯示了它的機警和蓬勃活力。

河鍋曉齋《睡貓》

河鍋曉齋《家貓捕鼠》

  江戶、明治時期眾多描繪貓形象的浮世繪,展現了愛貓的畫家們共同構筑的豐富多彩的貓之世界,也為現代日本藝術中貓之形象的呈現提供了靈感。比如創作了“秀吉貓”形象的日本藝術家增村博,就利用這一形象戲仿葛飾北齋畫作創作了一系列作品(參見“澎湃新聞·藝術評論”《這只大黃貓,“鉆進”了葛飾北齋的經典浮世繪里》),在貓的擬人化形象方面可謂與歌川國芳遙相呼應。

  
校园激情 校园丁香花 “浮世繪貓之世界”:大阪歷博演繹妖貓、睡貓、招財貓-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